中国武術雑記帳 by zigzagmax

当世中国武術事情、中国武術史、体育史やその周辺に関する極私的備忘録・妄想と頭の体操 ※2015年2月、はてなダイアリーより移行

「中国搏击选手生存状况调查」

重慶時報の記事をポータルサイト捜狐が転載した記事。

ここで紹介されているKFK搏撃大賽(Kung Fu King)というのは、国際武術搏撃争覇賽のことで、中国武術協会が主催、重慶市南岸区人民政府、重慶ラジオ・テレビグループなどが実施を請け負って実施されているイベントのようだ。「互動百科」のページには第3回までしか記されていないけれど、2011年までは、中国武術協会のHPの行事日程(ただし、年初に掲載された「予定」)に載っているし、検索すると動画もヒットするので開催され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2012年は、開催されたのかどうかよくわからない。ちなみに、広州や香港で開催されている国際武術散打争覇賽(2008)、国際武術散打擂台争覇賽(2009)などとの関係はよくわからない。2010年、2011年にいたっては行事カレンダーも掲載されていないけれど(楽な仕事してるなあ…)、2012年のカレンダーで、「自由搏击规则研讨会」、「全国搏击调赛」などとあるのが目に付く。より本格的な総合格闘技の競技形式を模索しているということだろうか。
「鋭武」、「真武神伝奇」も似たような総合格闘技のイベントなのか。面倒くさくなったので調べるのはやめ。

格闘技に限らず、他のスポーツでも芸術でも、それだけで生活してゆける人がごく一握りなことは中国に限らず、ほかの国でもあることだと思う。その意味では、中国の格闘技の選手だけが厳しい環境におかれているとはいえないと思う。が、普段の生活も保障される「体制内の選手」とそうでない選手がいること、体制内の競技とそうでない競技(商業イベントや、若干やくざまがいのもの?)、という分け方は中国独特かもしいれない。


中国搏击选手生存状况调查 现实证人比人真得死
2012年12月31日12:10来源:橙网-重庆时报

 重庆KFK搏击大赛、锐武、真武神传奇……近些年,重庆的搏击赛发展势头很好,比赛一个接着一个,对于喜爱搏击的选手,这些比赛会给你带来完全不同的享受。KFK以中国武术的散打为主,锐武是以MMA的自由搏击为主题,在近日结束的“真武神传奇”则是以泰拳为主题的新型赛事。比赛形式多样,各具观赏性。
  事实上,中国搏击事业近些年开展得如火如荼,甚至连央视都主办了一个叫中国武术职业联赛的比赛,再加上邹市明奥运会夺冠、张铁泉亮相UFC熊朝忠成为中国第一个职业拳王。搏击的星星之火,正在祖国大江南北熊熊燃烧。
  然而在火爆的背后,参加搏击赛的选手们生存状况则各有差异,很多起点不高的参赛者过着相当艰难的生活。
  都靠拳头吃饭,他们走上了最顶端
  在中国打拳的人,大多数起点不高,“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更加舍得自己的身体,有钱人不会让孩子练习这种要经常流血的运动。”重庆泰拳第一人高锋说。他作为第一个将泰拳引进重庆的选手,曾经是重庆的骄傲,如今开拳馆、做投资,已经转行为生意人的他,说起刚练搏击的情景很有感触。
  不过,这年让中国观众最了解的还是张铁泉和熊朝忠,张铁泉作为第一个参加UFC的中国选手,一场比赛的出场费大概有三四万元,赢了还会有额外的收入。“此外还有最佳降伏奖,五六万的样子。”张铁泉在北京五道口的一个茶楼里告诉本报记者,大多数时候,他很难拿到降伏奖,2011年在澳洲的比赛,张铁泉用一招“断头台”把对手降伏,但最佳降伏奖还是给了澳洲的本土选手。
  即便如此,张铁泉年收入数十万已经是中国拳手的顶峰了,他也成为很多拳手的目标。在成名之前,张铁泉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做过保安、扛过水泥、送过煤气罐、睡过地下室……与张铁泉类似的还有刚刚获得WBC世界冠军的熊朝忠,这位此前还在矿上干活的人,经过6年的打磨,一朝成名,加上各地的奖励会有30多万元的收入,而在此之前,他只能住出租屋子,骑着电动车去练拳……“现在获得冠军,人家邀请去打比赛的话,出场费已经是百万级别的了。”他的教练刘刚高兴地说。
  都靠拳头吃饭,他们生活依旧艰难
  当然,大多数拳手不能像熊朝忠和张铁泉这样幸运,他们只能打一些低级别的商业比赛,这让他们的生活十分艰难。有些甚至无法养活自己,只能寄靠在俱乐部名下生存,实力强一点的只有靠鄢市拳养家糊口。毕竟,对于大多数拳手来说,如果无法像已逝拳手上官鹏飞那样在体制内,有正规的编制和固定工资,只能完全靠拳头吃饭。
  卢红来自于贵州毕节的一个小山村,19岁的他一年前在一个职业中专毕业后,一直在重庆找工作,但找工作并不顺利,一日在街上闲逛看到了泰拳俱乐部的比赛,他直接找到了拳馆。因为曾经在家乡矿上工作,他有着一身的力气,他希望能够通过打拳改变自己的人生。
  如今卢红毕业后一年还没有回家过,“不好意思回家,家里已经为我读书花了很多钱!”腼腆的他经过训练,已经打了10多场比赛,“有赢有输,这些对我来说都是筯加比赛经验的过程。”他这样的新人,是没有出场费的,如果能赢得胜利,打一场比赛会有几百元到一千元的收入,10多场比赛下来,他大概挣了几千元。卢红就这样一日一日的训练着,虽然一身伤痛,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头!但与他出身差不多的熊朝忠给了他信心,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挑战熊朝忠
  如果是打了有些年头的拳手,会被邀请去各地参加商业拳赛,这样,出场费和奖金会高些。好一点的会有500元~2000元的出场费,打到冠军也会有上万元的收入。
  冠军金腰带犹如废铁 退役后完全没有保障
  中国目前并没有专门的搏击赛管理机构,国内一些机构和个人会到国外找某个搏击组织挂靠,然后贴上该组织的标签摇身一变,宣称自己为某拳击组织的中国区机构代表。
  另外有些人则直接在海外注册个名头很吓人的拳击机构名称,然后回到国内堂而皇之地行使起管理部门的职权来。实际上,这些都毫无合法性。几年前南方沿海某县城的一位职业拳击爱好者也宣称自己成立了当地的职业组织,开始认证比赛,收取认证费并有权利颁发金腰带!当然,这种“金腰带”的价值及社会影响力或许与废铁别无二致!
  自己支付费用,开拳馆谋生
  与体制内的专业运动员不同,中国的职业拳手没有工资及退役保障,收入来源主要是出场费和比赛奖金。由于缺乏关注和商业赞助,相比国外高水平拳手动辄成百上千万美金的比赛收入,中国选手的出场费低得可怜。
  在中国举办的商业搏击赛事中,参加三个回合(3分钟/回合)比赛的搏击运动员可以拿到大约8000至1.5万元,稍有名气的选手收入可能达到几万元人民币。而在职业拳击比赛中,四回合(3分钟/回合)比赛是最低级水平,选手收入通常只有两三千块,甚至没有收入,拳手只是为了得到比赛锻炼机会。
  出生于河南塔沟的阿光在圈内有些名气,每打一场比赛有8000或是1万的收入,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他辛苦训练了一整年,到头来也只参加两场比赛,有一次在打鄢市拳时,肋骨被打错位之后,不得不退役。好在他比较有头脑,自己通过多年的积累开了一家拳馆,通过教徒弟谋生。
  事实上,有些拳手只有一边打工赚钱,一边支付自己的训练开销。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现实的残酷折磨,很多人最终会选择放弃曾经一直坚守的梦想。在中国职业拳击界常常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情况,由于推广人无力举办卫冕赛,选手在夺得某个头衔后一场比赛未打,便转眼从拳王变回庶民。
  打不动了,保镖是最好的职业
  同样是来自河南的拳手小库,像大多数拳手一样,之前在云南的一家俱乐部做职业拳手,曾在东南亚打过职业比赛,但因为没有什么好成绩,在26岁就退役了,后来被一家老板招聘为司机。
  小库人勤快,长得人高马大,又有精神,每天都会把车洗得干干净净,他并没有对老板说过自己当过拳手。但在一次遇到碰瓷的时候,争执中老板面对对方四个平头青年有些害怕,小库叫老板上车,一脚一个,一拳一个,10秒钟内将对方撂倒,不过,小库也手肘受伤。这次之后,小库得到了老板的信任,担任老板的私人保镖,收入也以万计。
  老拳手在退役后最普遍的出路就是当保镖,但很少有小库这样的好归宿。退役后,比保镖差点的就是保安了,阿斌也是河南人,退役前的最好成绩是全国第三,从散打队退出后打了5场商业赛。退役后,通过朋友的介绍在一家女子医院当保安,他们平常的工作就是维护医院的安全。阿斌谈过女友,但都因为现实的问题而分手,阿斌想买房安家,但以他的收入根本就没有办法,他也想过换一份有前途的工作,但每次回到自己租住的工棚里就放弃了这种想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
  上文提到卢红如今也在俱乐部的资助下学习开车,这其实也是他为自己未来寻找退路,因为一旦没有什么成绩或者走得不太顺利,能够给老板开车或者当保镖是最好的选择。
  还有些拳手跟错了老板或者信错了朋友,最终走上了犯罪道路。“拳手都有个黄金年龄,从17岁到28岁,当打不动的时候,如果此前没有经营好社会关系,自己除了一身蛮力又没有一技之长的话,中年之后会很难。”高锋告诉记者,“我认识的几个,有些不得不回到工地做苦力,虽然这也能够养家,但可惜了一身的功夫。”
http://sports.sohu.com/20121231/n36211348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