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術雑記帳 by zigzagmax

当世中国武術事情、中国武術史、体育史やその周辺に関する極私的備忘録・妄想と頭の体操 ※2015年2月、はてなダイアリーより移行

武術学校の現在

中国青年報に、3月末から4月にかけて、民間の武術学校の現状を扱った記事が二本、相次いで掲載された。一芸入試との関係、生徒の多くは「農民工」の子弟であること、複雑な行政許可の隙間をぬうように営業されている無許可の武術研修クラス、指導者の経歴詐称・・・なかなか興味深い記事だ。

翻って、日本ではその気になれば誰でも「全日本・・・」「東日本・・・」「西日本・・・」等の名前を冠した団体を設立できる。そこまで行かなくとも、都市の名前を関した団体はざらにある。これも不思議といえば不思議だ。

无证“武校”竟藏身居民楼
民间武术教学鱼龙混杂,学员安全堪忧

11岁的王驿从小就喜欢耍枪弄棒,他的理想是长大后当一名摔跤运动员。他的父母对他的梦想也悉心呵护着,从小就给他上各种体能训练的补习班。然而,这个春天,蝴蝶开始扇动翅膀的时候,他的梦想之翼却折断了:在跟武术教练学习侧手翻的时候,他的两只胳膊不幸骨折了。他的父亲很后悔,说要是给孩子找个正规的武术培训班,就不会有这么多磨难。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社会上各类以武术培训为内容的武馆和武校培训班鱼龙混杂,甚至挂羊头卖狗肉,很多武术教练都不具备资格,无证武馆隐藏在居民楼里,一个电话,就会有武术教练上门教功夫。上海体育学院武术学院院长戴国斌教授说:“当前的中小学武术教育中,学生喜欢武术而不喜欢武术课,相关部门对武术教育的理解和重视不够,从而导致了武术教学官方冷、民间热的怪现象。”本报记者 叶松丽

武校培训班鱼龙混杂问题多

在调查走访中,记者发现,在上海习武已经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市场。然而,正规的武术学校不过四家。因为办学的门槛比较高,很多武术培训机构都以健身会所的形式出现,打政策的擦边球,在管理缺失的局面中浑水摸鱼,不正当谋利。没有监管就没有保障,江湖武校出了安全问题,受伤的往往总是学员。

乱象1

武术馆隐藏在居民楼里 居民也感到意外

3月26日傍晚,记者与在宝山淞南某小区开武馆的周卫国进行了电话预约,以学徒的身份前往淞南某小区见面。由于天色已晚,记者看不清楼面的门牌号,就一路打听27号楼的位置。一名下班回家的女士正好家住27号楼。“我在这里住了好多年,从来不知道楼里有人办武馆!”听记者说来这里看一所武校,该女士十分惊讶。

来自河南的周卫国租了这栋居民楼的一楼做他的武馆。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客厅不到20平方米,可谓“家徒四壁”,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周卫国说,就是这样简陋的一套房子,月租也要2000元。“我还要吃饭,还要应付日常开销,每小时200元钱,你就不要还价了!周六周日,每小时还要300块呢!”

“这么小的空间怎么练武术?跟斗都翻不开。”记者表示疑惑。

周卫国说,他练的是内家功夫,没有大动作,特点在于以静制动。为证明他的内家功夫只需要很小的空间就能练,他将记者带到客厅,要跟记者比划:“你打我,随便你怎么打,你都不能打到我!”见记者不敢出拳,周卫国就鼓励说:“没关系,你打我吧!跟我学功夫,见面就交手,这是规矩。不打不相识,你要是能打过我,就不用跟我学了!”

浦东江南武馆同样也是藏身社区。不过,他们租的房子比周卫国的大。一出电梯,就看见摆放在门口的招牌。“这个社区比较高档,外籍居民比较多,会馆也多,只要我们不扰民,就不会有人来干涉我们。”武馆的工作人员说。

上海市为开办武术学校制定了准入标准,对场地、设备有一定的要求:武校“场地选址应避开重要设施,以及党政机关、使领馆,商业、居民集聚地,周围环境应有利于保障安全和武术教学活动的开展;具备与办学规模相适应的训练场馆、器材设施;体育训练室内场地人均不少于0.5平方米,室外场地不少于1000平方米。”很明显,这些隐藏在居民区里的武术馆根本不达标。

乱象2

挂“文化交流”羊头,卖“武术培训”狗肉

由于正规武校的门槛很高,一般个人和机构没办法达到准入标准,因此江南武馆在工商注册时,就登记为“文化交流”机构。周卫国的武术培训班根本就没有注册,他跟上海的关系只有一张跟中介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房屋的用途为“居住”。“来拜访我的人,都是朋友,大家都是武术爱好者,在朋友家里切磋一下技艺,谁能把我怎么样?”面对记者的质疑,周卫国如是说。

位于长寿路468号的中环商务大厦5楼的咏春拳会馆“俊咏堂”,在工商注册的名称是“上海俊咏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3月14日晚上7时许,记者看到有20多人挤在一间不大的房子里练功,如果按照武校的场馆标准来衡量,场地空间和位置显然不符合标准。但是作为一个健身会馆,则完全达标。

接待记者的教练坦言,按照武术培训班的标准,他们是没办法申请营业执照的,更不要说办武术学校了。因此他们在工商注册登记时,就登记为文化传播公司,经营范围有“武术交流”这一项。上海尚体武苑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阚一工说,如果在经营范围内有“培训”字样,营业执照都办不下来。

相关部门对教育培训的审批权还是相当慎重的。因此,这些民间武术培训机构在经营中,只能通过体能锻炼、武术文化交流等项目,来打打武术培训的“擦边球”。

在浦东八佰伴某健身房做兼职武术教练的孙先生也告诉记者,他服务的公司营业执照上,连“武术”两个字都看不到,但是他们常年对外经营武术培训业务,太极拳、散打、少儿武术等项目应有尽有。

跟长寿路上的“俊咏堂”一样,八佰伴这家武术会馆也是以发行会员卡的形式,招募会员。办一张月卡,每周训练两到三次,每次两个小时,收费600到1000元不等。“说白了,我们的经营模式跟健身房是一样的,只要不把我们当武术培训学校,就没啥奇怪的。”

乱象3

没有专业的医疗救护设施和辅助设施

3月14日晚上,记者在咏俊堂观摩学员习武时,看见一名女生神色沮丧地从教室里出来,对前台的另一位教练说,她的左胳膊又“脱臼”了。教练将她的左胳膊回弯放到胸前,然后从其身后抱住她的左手肘部,用力往上一推,这位女士的胳膊关节居然复位了。教练告诉记者,这位女士的胳膊是习惯性脱臼,他已经帮她弄过好几回了。“在上海体育学院学习期间,我们都学了一些跌打损伤方面的应急常识。在武术培训中,会员偶有损伤,我们基本上都能应付。”记者了解到,俊咏堂没有专业的医疗救护设施。记者在其他几家会馆形式的武术培训班调查时,发现他们都没有医疗急救设施。

3月27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少林武校上海浦东分校采访时,学生都在训练,位于操场东边一角的医务室却门窗紧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校医是附近某医院的一名医生兼任的。由于该医生需要到自己的医院上班,有时候还要值夜班,所以不经常在学校里。

此外,记者参观该校学生洗浴室时,该工作人员说,洗浴室正在改造装修,目前学生每周只能洗两次澡。

记者在上海市相关部门对开办武术学校的准入标准中看到,要求学校具备与武术教学、训练相适应的辅助设施,如浴室、医务室等。上海武术院对申请条件、材料进行复审,对场地、装备、安全设施等需实地勘察,并填写行政许可意见书。

乱象4

业余教练上门授艺出事溜之大吉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业余教练提供上门服务,但出事后学生维权难。

王驿的遭遇就是上门教练造成的。“我们也是经朋友介绍,才找到这位唐教练的。他跟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熟悉,据说有《社会体育指导员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国家级裁判资格。”然而,王驿的爸爸除了知道这位唐教练是山东淄博人外,其他都是“据说”的。

“王驿出了意外后,开始两个礼拜,他还打电话问问孩子的治疗恢复情况,后来不仅电话没有了,我们打电话过去,也一直处于忙线中,再也没有找到这个人。”由于是电话预约上门服务,王驿的爸爸每周给唐教练付一次工资,双方没有签订任何契约。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很多业余武术教练,都提供上门“一对一”服务,收费标准每次100元到300元不等。来自河北的李教练本来是给闸北某武术培训班打工的,但是,他把自己的招生信息发布到网上。李教练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在培训班,一堂课为60分钟,我上门服务陪你练90分钟。而且收费保证比培训班便宜。到培训班,你还得买他们的服装,鞋子,这都要另外花钱的!”

乱象5

教练无证执业现象普遍

记者以学生家长的名义,跟一名提供上门服务的武术教练商谈“业务”,了解到这位来自河北的李教练毕业于山东大学机电一体化专业。“我在河北上过两年体校,学生时代一直是学校武术协会的理事,我是按照国家标准进行少儿武术教育的。”

这位李教练强调,自己虽然只是武术爱好者,但是自己从小热爱武术,业余教教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他说的武术教育的“国家标准”,记者从上海体育学院武术学院了解到,目前国家武管中心跟教育部门正在制订中。

至于教练资质问题,记者了解到,在上海从事营业性体育教练活动,至少需要取得市体育局颁发的《上海市有偿体育健身指导人员执业证书》。要取得该证书,首先要持有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颁发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国家职业资格证书》。

上海体育学院武术学院副院长郭玉成教授告诉记者,具有国家体育指导员资格的人里面,相当一部分人在从事武术指导工作。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的武术指导员资格认证。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和武管中心正在做这项工作。

记者在调查发现,很多武术培训班的教练,连一张《社会体育指导员国家职业资格证书》都没有,执业证书更无从谈起。

乱象6

没有统编教材

教学很随意

中小学生习武学什么?老师教什么?记者调查了解到,国家还没有统一的教材。目前民间武术教学的现状是,你想学什么,培训机构就教什么。

北京少林体校上海浦东分校招生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文化课教育使用的是上海市教材,而武术课教材则是他们北京总校自己编的。

郭玉成教授告诉记者,为了推进中小学武术教育,国家体育总局武管中心跟教育部门曾经联合编制了6套武术体操,希望能在全国中小学生中普及,但是,现在看来效果并不好。今年,两部门又在以段位制推进中小学武术教育。以便于规范武术教育课程。

武馆江湖忽悠套路

包装成名师高人进行宣传

为了招到学员,各武术培训班和民办武校都开展自己的宣传攻势。有些教练把自己包装成名师高人,有些教练声称自己是某门某派嫡系传人。有些武校借名山古刹,进行虚假宣传。总之,沪上武校多,忽悠手段各不同。

套路一:

声称是国家某级运动员或教练

记者在调查发现,为了证明自己的武艺高强,资格牢靠,以便招到更多学员,很多培训班的武术教练都声称自己是国家某级运动员或者某级教练。实在没有这些资格的,就将自己包装成某个门派的大师。

在宝山淞南某小区开办武馆的周卫国声称自己自幼随父习武,在部队当过特种兵,自己多年悉心研究,在某式太极拳的基础上,开创了属于他的太极门类。浦东某武术培训班的刘教练则声称自己来自河北沧州,自己曾经是省级散打运动员,本来要进国家队的,后来腿部受伤,就出来开创自己的事业。俊咏堂提供给记者的宣传名片上,写明他们的总教练吴俊辉为“国家一级裁判”。

上海体育学院武术学院副院长郭玉成教授告诉记者,这种说法本身是错误的,目前我国的裁判级别分为国际级、国家级、一级、二级等,根本不存在“国家一级裁判”这个说法。国家级裁判资格的取得要求很严格,每两年考核一次,每次全国也就30来个名额,国际级裁判名额就更少了。

套路二:

包装武术训练的教材

在碧云社区的江南武馆教练朱江南告诉记者,他们的武术培训业务中,除了公司白领、外籍人士外,还有很大一块是给上海市司法局狱警做武术培训。“我将散打中一些实用套路进行改编和完善,编制出适合狱警们训练和使用的新的套路,作为狱警们武术训练的教材。”

3月28日,记者分别向上海市司法局、监狱管理局以及下属的警校培训中心电话核实,都没得到肯定的答案。市司法局政策研究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她没有听说过这回事。监狱管理局也表示,至少他们没有听说过朱江南给他们狱警搞武术培训的事,是不是下面的警校培训中心请过他?

随后,记者又致电警校培训中心,对方称培训中心有自己的教官,有时也偶尔外聘教官,但是他接管这项工作以来,还从来没有跟这个叫朱江南的人合作过。“我们整个系统有5000多名狱警,给5000多名警察搞培训,一个武术培训班能拿下来吗?”不过,这名负责人也猜测,也许上海的某一所监狱曾经请朱江南搞过短期的培训,但全部狱警让他来培训,这是不可能的。

套路三:

少林武校跟少林寺毫无关系

一说到“少林”两个字,大家很容易就与武功高强的少林寺挂上钩。

记者致电北京少林武校上海松江分校,该校招生办果断否认自己跟少林寺的关系,但是他们向学生教少林功夫

记者再电话连线北京少林武校,对方也明确表示,自己跟嵩山少林寺没有关系。但当记者问到,既然跟少林寺没有关系,为什么叫少林武校?对方也是避而不答。记者继续追问“你们教的武术跟少林寺有关系吗?”对方回答说:“我们的学员学的是中国基本武术。”

随后,记者向少林寺求证他们跟北京少林武校的关系时,少林寺方丈办公室一名男士在电话中明确地说:“没有关系!”

》专家访谈

民间武术培训的“冷”思考

武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为什么在当前民间武术培训机构如火如荼地开班办学时,中小学却集体禁声呢?在我们的武术教育中,如何将动作与精神融为一个整体呢?3月29日,记者采访了上海体育学院武术学院院长戴国斌教授。

“我们早就对中小学武术教育做过调研,学生们喜欢武术,但是不喜欢武术课。”戴国斌院长说,根本原因在于学生喜欢的东西,学校却不教或者教不了。武术教育不连贯,今天学,明天忘,无法在学生的心灵中落下来。而中小学对武术教育停滞不前普遍的说辞是师资力量不足,没有合适的教材。“对此说法,我不认同。”

戴院长指导他的研究生做了一篇学位论文,专门研究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育才中学的武术教育。“上世纪八十年代,该校没有专门的武术教师,也没有武术教材,但是他们的武术教育开展得很好。”戴院长说,问题的关键在于该校当时的校长重视武术教育,并与全校老师达成共识,武术教育才得以深入开展。推进中小学武术教育,归根到底要靠广大教师。

戴院长说,他们在调研中也认识到,目前中小学依然处于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中,中小学体育教育开展现状也不乐观,中心城区学校的体育课开展得稍好一点,在郊区郊县学校里,体育课则成为所有主课老师随意挤占的公共时间。领导重视不够,武术教师队伍建设被忽视;学校又无习武场地、器械和设备,武术教育的开展面临重重困难。

“我们学院里那些武术界泰斗日常生活就是习武、练字和做人,久而久之,他们把自己修炼成了一种崇高的精神,达到形神兼备的境界。”所以,武术学院对学生的武紱要求十分严格,关键时刻,“见义”就必须“勇为”,该出手时要出手,这是武术的基本功用。武术绝对不是用来为非作歹的。

“在学院的武术教育中,动作只是一个载体,这是形而上的东西,很好学,关键是我们要教会学生动作后面的东西,那就是武紱,从而使武术实现文明化、伦理化和理想化,动作与精神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戴院长说,社会机构的武术培训,是一种商业行为,有些培训机构在传授武艺的过程中,武紱的传承就流失了。

征集

如果你掌握着某些重大新闻线索,请及时通过电子邮箱发给我们。来信请注明联系办法,我们会绝对保密,将视情况给予奖励。除本报新闻热线021-61933111外,我们正式开通重大线索邮箱:qnbtgb@sina.com
http://app.why.com.cn/epaper/qnb/html/2012-03/31/content_39167.htm?div=-1

二つ目の記事

是谁焐热了沉寂多年的武术市场?
强身健体、升学加分 武术承载着诸多梦想

本报3月31日刊登《无证“武校”藏身居民楼》一文,引发读者的诸多思考。近些年来,是谁焐热了武术培训这个若隐若现的市场?民间武术培训如此混乱,究竟由哪个部门来监管?昨天,记者就这些读者关心的问题进行采访。
本报记者 叶松丽

孩子学武术,就算不能加分也可健身

王驿的爸爸是一名中学老师,对高考的加分政策,他可谓了如指掌。日前,他告诉记者,上海体育特长生高考最高可加20分。“对很多家长来说,这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就算孩子学习武术,以后达不到加分条件,退而求其次,还可以健身。”

记者了解到,2012年,上海体育特长生高考加分政策为:经市教委和市体育局共同审定认可获田径、游泳、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手球、击剑、射击、武术和棋类(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围棋)11个项目的省级竞赛单项前五名、集体前三名的主力队员(上海市运动会青少年组决赛、上海市学生运动会高中乙组决赛前六名)、全国和国际比赛前六名的考生,或获田径、游泳二级及二级以上运动员称号者,高考录取时可加20分。

事实上,高校体育特长生招收比例很小。复旦大学体育教学部王主任告诉记者,该校每年在全国范围内录取的体育特招生不过23-25名。教育部给该校的体育特招生最大限额是1%,由于特招生也要通过文化课考试,因此最后入学的体育特招生所占招生比例肯定小于1%。

武术特长生,在“小升初”的博弈中,也颇受一些特色学校的青睐。王驿说,跟他一起练散打的一名同学,因为有散打二级证书,据说春节前就已经被市内某重点中学“录取”。记者致电该校时,校办负责人说,武术特长只是他们考察学生的一个方面,关键环节还是学生必须通过该校组织的选拔考试。

武校很大一部分学员是农民工子女

9岁的姚瑶是北京少林武校上海浦东分校的一名学生。她说:“我本来不想上武校,可是爸爸还是送我过来了。”姚瑶的爸妈在浦东一家企业打工多年,孩子一直在身边长大。“幼儿园也是在上海上的,到上小学的时候,孩子无法入学,我们只好送她回湖南老家去。可孩子在老家不适应。”去年,这家武校创办时,他们就把孩子又接到身边来,送进了这所“以文化课为主,以武术为特色”的民办学校。

姚瑶的父亲说:“让一个女孩子去练武,并不是我们的想法。”记者看到,在这所创办不久的武校里,女孩子也占到了一定的比例。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进他们学校的,的确有很大一部分是农民工的子女。“目前我们这里招学前班到初中的孩子,最小的学员只有4岁。下学期可能会招高中部的学员。”

练一身武功,找一份高薪的工作

记者了解到,有一部分是白领,他们习武的目的在于修身养性,防身自卫,为筯加自己的“战斗力”。此外,还有一些人想通过习武谋求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在一家游泳馆当教练的小顾说,“当教练太辛苦了,我打算下个月辞职,朋友介绍我去给一位房产公司的老板当司机。但是老板需要一个会点武功的司机。”“说白了,他想要个保镖,所以工资开得很高,试用期就有近万元。”于是就找武术教练习武。

此外,学习武术的还有一些外国人士。上海尚体武苑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宋志强告诉记者,“在他们看来,到中国来学习,如果没有学习中国功夫,就不算了解完整的中国文化风貌。”

工商:超出了经营许可范围

当前上海武术教育培训市场究竟由谁来监管呢?如果要办一所武术培训班,怎样办理?审批程序是怎么样的?日前,记者从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国内企业登记处了解到,办任何培训班,都需要教育部门的批准。有了批文之后,企业所在地的工商部门就可以核发营业执照。

不过,上海武术院武术运动管理中心陈紱友院长告诉记者,申办机构应该先到武管中心备案,由武管中心对申请条件、材料进行复审,对场地、装备、安全设施等实地勘察,填写行政许可意见书,相关部门方可进行经营资格的审批。陈院长说,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他们这个环节的审批勘察往往被忽略了。

上海市教委有关人士表示,武术教育与培训机构的审批,情况的确比较复杂。目前有一些武术特色的民办学校,里面有中小学,这就涉及基础教育的问题,就必须由教育部门审批。如果是非学历教育的,也就是培训机构,也应该到教育部门办理审批手续。因为武术是个特殊的培训项目,事先还须征得体育部门的同意。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有碰到这样的培训机构。

至于健身房、健身俱乐部等,是属于体育的单位,需要体育局的许可。如果要经营培训项目,就应该征求教育部门的许可,教育部门按照《上海市终身教育处促进条例》,按程序批准其在公司的经营范围内筯加一个培训的项目。我们正在跟工商、人保等部门一起协商,审批程序怎么走?以后的经营过程中怎么管?都在探讨。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表示,如果一些体育会所、健身房、俱乐部打着文化交流或者健身的名义,搞武术培训,肯定超出了经营许可范围,各区工商管理部门都可以对此进行查处。
http://www.why.com.cn/epublish/node37623/node38420/userobject7ai311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