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

中国武術雑記帳 by zigzagmax

当世中国武術事情、中国武術史、体育史やその周辺に関する極私的備忘録・妄想と頭の体操 ※2015年2月、はてなダイアリーより移行

長江大侠 呂紫剣

2012年2月12日に亡くなった。享年119歳という。

呂氏の武術は、徐本善、李国操、江英、李長叶といった人々の流れを組むらしい。

以下の記事では霍元甲の「兄」になっているけれど、年齢的には呂氏の方が圧倒的に下のはず。

徐本善

李国操

霍元甲之“兄”:神州大侠吕紫剑

楔子

  吕紫剑,生于1893年,其父吕正才由湖北当阳雅雀岭迁入宜昌。祖父曾为清朝镇台,因借路于太平天国石达开部而获罪,得祖母用计在刑场救生,被降为庶民过其余生。其母倪九英为洞庭湖除却危害多年的“水怪”,被民众称为“屠龙女侠”。吕紫剑自幼在家学文习武,后上武当山、峨眉山师从武林名师徐本善、李国操、江英、李长叶等人,历时18年,练得一身软硬功夫,武医合一,身怀绝技,志在报国济世。学成后参加全国第一届青年武术大赛,获第一名,被聘为国民政府少将武术教官,教授国府侍从。淞沪会战期间,为十九路军官兵武术教练,为抗战出力。日寇占领上海时,吕紫剑死里逃生到重庆行医糊口;后二度出山任国民政府医药顾问,下云贵、上新疆,押运抗战物资。西安事变期间受命宋美龄,赴西安蒋介石;在碑林掩护中共代表团周恩来一行;重庆谈判,受命外围治安,暗防地方邪恶势力破坏和谈,使中共代表团免受一场意外之灾;国共和谈,冯玉祥授意其与马歇尔随从镖师打擂,力挫洋人锐气,打败美国一级拳师汤姆,弘扬中国人志气。后入山修行,曾与共产党游击队司令双枪老太婆比武。解放初期,被押至新疆劳改30年,在世界屋脊修路,到死亡之海开荒。“文革”之中,被红卫兵揪斗,死里逃生,幸遇维吾尔族老大娘得以疗伤休养生息。不久又逃亡上海流浪,被抓捕,回新疆劳动。后获特赦、平反,回到故乡传武行医,当选市政协委员,传授武术。

怪病奇生幸遇乞丐拜师学艺传医习武

  吕紫剑从小受母亲教育,4岁起就开始启蒙授课。倪九英教子极严,左手拿着课本,右手拿一个竹板,前一天教过的课,第二天便要求他背下来,不然手掌或嫩嫩的屁股上便会挨上竹板。半年下来,这些发蒙课程被吕紫剑背得滚瓜烂熟。背完了,倪九英又设以文房四宝,从裁纸、握笔、研墨及书写“点、横、竖、撇、捺”练起,书文结合施教,接着又授以《幼学琼林》、《声律启蒙》、《唐诗三百首》等等。

  第二年秋天,吕紫剑忽然得了一种怪病,高烧不退,连续半个月不见好转,远近请了许多医生都不见效,整天昏迷不醒。倪九英一筹莫展,眼巴巴看着儿子日渐消瘦。一日,一位60多岁的老汉乞讨上门,穿着一身散发着汗腥味的衣服,手提一个烂包袱,操外地口音,双眼却炯炯有神。倪九英一见这讨饭的,顿生怜悯之心,先让进堂入座,然后吩咐家人施舍早餐,又从腰里掏出铜板、银圆各一个递给乞丐。乞丐见状不慌不忙接到手中揣入怀里,也不作揖道谢,上下打量了女主人一会,诚挚地问:“敢问女施主家中是否有急事?”

  倪九英答:“不瞒你说,家中小儿患病20多天,眼下不省人事,已经求遍四周中医、洋医,正在穷途末路之时。”

  老乞丐闻听,便问能否入内看看。

  “有劳大驾,不胜荣幸。”倪九英知道,走江湖的人中,有些人沦为乞丐实属无奈,有的是为了躲避官司灾难,有的是为了掩护自己身份,内中身怀绝技。说不定这乞讨者是有来头的人,看模样和气度不像是平凡之辈。

  乞丐随倪九英进入后房,不洗手、不更衣,径直来到吕紫剑床前,摸了摸,掰开双眼看了看,又双手把脉,过了一袋水烟功夫,回过头来对倪九英说:“小儿患血症,已经进入晚期,不过现在救活还来得及,本人无药可带,但有一偏方讲来,如相信,立马可以试用。”说完又去厨房把拣来的、没有熬的中药看了看,闻了闻;再把熬过的又翻过来抛过去捏了捏,嗅了嗅,拍拍手告诉倪九英:“本府周围有无废弃的旧茅房?”

  倪九英答:“府上没有,可以到街坊寻。”

  乞丐说:“请选30块旧茅房石块,用米泔水冲洗后拿来备用,此方是我祖上所传,我住在你们家为公子治病,不见好不走。”

  倪九英见来人言谈举止稳重,又正在束手无策时,“有病乱投医”,立即吩咐家人带上银圆,到街坊寻找旧茅房。一个时辰后,家人抬回30块旧茅房砖石,砖烧红后,乞丐又叫倪九英从伙房盛来一舀米醋,趁热往醋里一放,一股白烟直冒,醋就泛起一层白沫,酸味、粪味直扑鼻腔。等到醋冒完白沫,把砖夹起放到灶后竖起,舀内只剩下半碗温热醋,乞丐吩咐趁热给吕紫剑灌下去。第二天,仍然如法炮制好,顺时辰又晚了一会,又灌了一次。第三天,按照这个程序又晚了一个时辰灌下去,乞丐在吕紫剑背上又划了几道弧,并在其肝脾经络上进行推拿挤压。傍晚时,吕紫剑出了一身汗,掌灯时分,提出想喝粥。见儿子有好转,倪九英当即作揖拜谢乞丐,并请问先生尊姓大名。那乞丐不卑不亢,作揖回答:“贱姓秦名草芥,秦草芥便是,一介草民,性命不值分文,承蒙主人不弃,愿效犬马之劳。”

  倪九英从第四日起吩咐家人给秦草芥换衣服,吃饭同桌,上茶上水待如上宾。秦草芥从第五日起又不断变换一些手法,从药铺购来几味中药,亲自下厨熬煎,连同手法配合,一个月后,吕紫剑能下床行走,欢声笑语随之从书房、院内传出。吕正才、倪九英夫妇设香案,叫吕紫剑拜其为干爹,秦草芥执意不受,说乞讨之人无福受富贵人家拜认干爹,最后双方作了让步,吕家拜秦草芥为师,挽留秦草芥住在吕家,作为聘请的家庭教师,每年给粮钱作为报酬。秦草芥成为吕正才府上第一任正式教师,教授吕紫剑武术基础理论知识和基本功,传授医学基础知识,列出教案按部就班训练引导培育吕紫剑。

http://www.wushuwg.com/tid-18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