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

中国武術雑記帳 by zigzagmax

当世中国武術事情、中国武術史、体育史やその周辺に関する極私的備忘録・妄想と頭の体操 ※2015年2月、はてなダイアリーより移行

2020年(2)

IOCの総会で2020年のオリンピックの競技種目候補の中に武術がかろうじて残ったのは以前のメモに書いたけれど、それからほぼ2ヶ月。
武術のオリンピック競技種目化について、中国青年報と新華日報に、相次いでコラムが掲載された。いずれも論調としては、競技種目化の推進に否定的。
こうしてみると、やはり2008年8月、北京オリンピックを境に、武術界においては伝統派の主張が主流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にも思える。

青年報の記事が核にしている馬明達教授はもともと官方武術に批判的な人だけれど、追い風に乗っているせいか、批判の口調も相当に厳しいものがある。

「競技武術は、武術障害者しか生み出していない」って・・・・。

相変わらずの辛口はともかく、新中国成立後の武術の発展モデルは、ソ連の専門家の影響のもとで形成された、という指摘に興味がある。自分としても、新中国の武術はソ連経由でもたらされた「身体文化」的考え方の影響があると思っているので、ここのところをもう少し詳しく聞きたかった。

ソ連の影響については、温力教授の『中国武術概論』でも、ソ連のスポーツ選手の等級制度にならって、武術選手の等級制度が作られたことに触れられている。(もちろん、これは武術に限った話ではない。)

武术入奥 官方民间都不看好
本报记者 慈鑫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9月13日 05 版)

武术被国际奥委会列为2020年奥运会候选项目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不仅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无人过问此事,热衷于武术发展的民间人士对武术申奥也并不看好。这不禁让人对武术运动的未来发展方向心生疑窦。
今年7月5日,国际奥委会在南非紱班宣布,武术、棒球、垒球、轮滑和空手道等8个项目成为2020年奥运会候选项目。2013年年底,国际奥委会将在这8个项目中选出1个,作为2020年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记者近日致电国家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小军,询问武术面对被列入奥运会候选项目这一历史性发展机遇有何规划,高小军告诉记者,他最近事情较多,无暇顾及武术入奥一事,并婉言拒绝记者就此事采访武管中心相关业务部门的请求。他说:“业务部门也没有对这个事情进行什么研究,现在对这个事情也没有具体的说法,也没明确哪个部门来管。”
武术第一次成为奥运会候选项目,堪称武术入奥迈出的历史性一步,但武管中心淡然处之的态度却令人惊讶。对此,广东省武术文化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历史系教授马明达分析说:“我想,这只是国际奥委会给中国一个面子。”马明达认为,武术不太可能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武管中心的态度表明,他们也一样没有信心。
与官方的冷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间习武人对武术入奥的热情,过去两个月,北京市武协杨氏太极拳研究会副会长钱锋一直异常忙碌,为了表达欣喜之情,他筹备在9月17日举行“助太极推手入奥”北京通州地区太极推手联谊交流大会。
提出“太极推手入奥”的口号,是因为钱锋同样对武术入奥并不乐观。他认为:“与套路和散打这两种武术竞技形式相比,太极推手更能体现出中国武术的技击属性和文化特征。”
太极推手上手容易,适合普通大众学习掌握。钱锋希望明年能举办一次千人家庭推手联谊大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可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真正的武术。
出身于武术世家的马明达自幼习武,是国内武术界的知名人物。他认为,现在的中国武术给人的惯有印象体现在三个方面,即舞蹈化、老年化、虚幻化。武术对大众的吸引力与其他运动项目相比持续下降,这让马明达深感痛心。“在我们这个大学,跆拳道班办了一届又一届,武术却基本上没有人练。像我这样练武的人看了是什么样的感受?以我这样的名声在这里,也是很少有人来找我练武,找我练武的基本上是台湾、香港和外国的学生,这个现象太奇怪了。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学生完全没有机会去了解真正的武术。” 马明达认为,这种现象与武术近几十年来的竞技化改造有很大关系,“这么多年,我们显然是在走一条偏移的、没落的道路。”
武术在民国时期称为国术,当时的竞技化发展已经很有成就。1928年举办了第一次国术考试,考试分预试和正试。预试为套路表演,依评分取得正试资格。正试的内容包括徒手对抗的“拳脚门”(散打)和“摔角门”,持械对抗的“刀剑门”(短兵)和“棍枪门”(长兵)。正试比赛不按体重分级,三打二胜,没有时间限制,没有统一的护具规定和要求。
国术考试反映出套路表演仅仅是武术的一个方面,武术实际上是由套路、散打、摔角和兵器对抗等几个方面共同组成。马明达表示:“武术仍然是一种运动技巧,体现出习武者的力量、速度、灵敏度等方面的运动素质。武术比赛应该是综合性的比赛,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套路套路、散打是散打的单一比赛。”
新中国成立后,因为历史原因,对国术的一些成就予以全面否定,另起炉灶发展武术。马明达介绍说,现在的武术发展模式就是在苏联专家的影响下形成的。
在近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武术经历了两次大分裂,第一次是将武术划分为竞技武术和传统武术,第二次是在竞技武术里又划分出武术套路和散打。两次大分裂之后,竞技武术完全成为脱离于武术的人造品,成为武术的片面镜像,却代表着整个武术。马明达说:“我们现在的竞技武术从套路的角度说,它对武术的反映不够全面,从武术自身的项目特征看,它只截取了套路这一个部分。后来散打发展起来了,它又和套路完全分道扬镳,而不是两者融为一体。套路和散打两个项目差别太大,练套路的不练散打,练散打的不练套路,但实际上,套路和散打应当同为一体。”
“现在的武术,练出来的是武术残疾人。”马明达表示,“竞技武术在海外已经很落寞,因为它的运动员必须是专业运动员,必须经过专业训练,民间运动员很难达到竞技武术现在要求的动作难度。现在竞技武术带来的弊端是运动员矮小化,伤害率很高和彻底舞蹈化。现在的竞技武术与武术深厚的文化内涵完全割裂,它是用武术很表象的东西来代表整个武术,就像是用一张虎皮来代表老虎,表现得很浅薄,甚至是庸俗。在某些比赛上,运动员披个斗篷上场自报江湖名号,看起来非常低俗,这至少说明,中国武术运动的高层指导人员根本不大了解武术传统文化的真谛。”
古人说,“拳打千遍,身法自现;拳打万遍,拳理自现。”显然,中国武术追求的绝非是表象的花拳绣腿,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功夫,钱锋表示:“从现在的套路表演来看,因为追求动作难度和美感,很多动作已经完全丧失了克敌和防御的作用,彻底成了花架子。”
在马明达看来,武术能否进入奥运会并不重要:“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有关方面用各种手段把现在这样的武术塞进奥运会,对中国武术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武术运动已经到了推倒重来的时刻。我们现在的武术传播主要是依托体育院校武术专业的学生,但真正的武术应该是扎根于民间,是非常社会化的民间文化活动,政府的参与最多是支持,而不应是引领,更不能完全垄断这个项目的开展。”马明达说,“武术运动该怎么发展,应该由真正的专家来说话,而不是只听命于武管中心的官员。”
本报北京9月11日电

新华日报:武术何必非“入奥”不可

武术可能“入奥(奥运会)”的消息仍在持续发酵。
  两个多月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宣布,武术将与运动攀登、棒球、壁球、垒球、轮滑、花式滑水、空手道等七个项目一起,竞争一个入选2020年奥运会的名额。这也是武术第一次进入奥运会正式比赛备选项目行列。
  对于已经致力于进入奥运会20多年的武术界来说,这似乎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实际上,武术入奥的前景根本不被业内人士看好,“相关管理部门现在也无暇顾及此事”,而随着人们认识的深化和视野的开阔,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认为,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之一,武术并不适宜入奥。
  从这八个备选项目看,武术并没有明显优势。最根本的一点还是世界范围内武术运动发展并不平衡。此外,交手项目已经有跆拳道、拳击、柔道、摔跤、击剑等,在奥运正忙着“瘦身”的大背景之下,武术再想挤进去很不现实。平心而论,2008年北京奥运会武术虽然作为特设项目首次“进入”奥运会,但那仅仅因为我们是东道主而已!
  现实生活中,武术的地位正越来越小众化、边缘化。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身边的跆拳道培训如火如荼,武术却鲜有人问津,武馆少得像“大熊猫”,武术在民间的式微可见一斑。当然,作为中国的国粹和文化瑰宝,武术的独特魅力无需赘述,但即使是在国内,武术入奥也绝非“应者云集”。反对者也不在少数:“武术不太可能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成备选项目)只是国际奥委会给中国一个面子”,甚至有人认为武术入奥弊大于利,“武术和奥运是两种难以相容的文化”……一句话,入奥并非推动武术发展的最好选择。
  武术要入奥,一般来说要做好两方面。一方面,要努力实现项目的自我完善,走奥运会的标准化、程序化流程,让武术和跆拳道、柔道一样与奥运会靠拢、接轨,另外一方面,要推动武术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和发展。总而言之,入奥应该是一个项目的国际影响力、参与度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水到渠成之事。但目前武术运动的发展现状确实还没有到达这个层次。
  “进不了奥运会,就活不下去,至少是活得艰难。”这是当下我们很多运动项目的真实境遇。道理很简单,能拿奥运金牌为国争光,这个项目就会被纳入奥运战略,在各种资源的配置上得到令人眼馋的照顾,做到真正无后顾之忧。相反,如果根本不可能拿到金牌,这个项目的发展就很可能断炊,因为在金牌主导的考核体系中,资金的使用不可能用在这些没有“希望”的项目上。这些年,国内体育界凡是被排除在奥运大门之外的项目,几乎无一例外地面临生存危机。中国象棋不是奥运项目,连全运会也进不去了,日益萎缩;曾经拿世界冠军如探囊取物的技巧项目,现在还有多少人关注。罕见的反例是围棋,那很大程度也要拜日韩企业的大力扶持、举办了多项世界大赛所致。
  由于我们的职业体育市场不发达,也没有走出一条可供仿效的成功之路,所以一切项目才会将生存希望寄托在奥运战略上,所以,每到像全运会这样的重要大赛,很多项目参赛者就会背上重重压力,担心一旦失败,就会面临项目人员编制削减甚至彻底被砍的命运。武术自然未能免俗。在武术入奥的问题上,纳入奥运战略客观上会改变武术的边缘化地位,让其过上“好日子”。
  但问题是,武术是否需要这样的复兴?武术毕竟不是跆拳道、柔道,对其标准化和程式化的改变是否与真正的武术背道而驰?另外,武术虽然与奥运体育项目都有强身、教育等功能和属性,但中国武术文化内涵又是奥运文化中的体育项目所不具备的,因为入奥而强化武术的竞技性是否会异化武术?将博大精深的武术文化,变成千篇一律的竞技体育,对武术的发展到底是利大还是弊大?
  专家认为,中国武术具有深厚独特的文化内涵,“真正的武术来自于民间,非常社会化,流派众多,风格各异,管理部门应该支持其发展,而不是将真功夫变成花架子。”为了“适应”差别很大的奥运文化而将其变得面目全非,将其竞技化、程式化、庸俗化,那将是武术的悲哀。“武术近几十年来的竞技化改造,显然正走在一条偏移的、没落的道路上。”老想着搭奥运的车,一头扎进竞技体育里,很可能让武术走向一条不归路。还是老老实实活在现实,民间传播,收徒传艺,开馆授业,强身健体,才是正道。不管怎样,摸索出一条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才能真正迎来武术的繁荣。 高 伟
(责任编辑:王正坤)

捜狐より転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