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

中国武術雑記帳 by zigzagmax

当世中国武術事情、中国武術史、体育史やその周辺に関する極私的備忘録・妄想と頭の体操 ※2015年2月、はてなダイアリーより移行

山西太谷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走进中小学课堂

太谷県で、省の「非物質文化遺産」である形意拳を小中学校に導入するというお話。

山西太谷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走进中小学课堂

来源:全球功夫网 编辑:王强 日期:2011年06月21日

太谷县教育局明年将在全县100多所中小学校中推广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把形意拳列入当地中小学课程。目前,太谷县胡家庄学校和明星小学等4所学校已作为试点开展此项工作。

太谷县教育局党委书记程志军说,形意拳是我国四大拳种之一,太谷县是形意拳创立、发展和传承的主要区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广泛影响。一直以来,形意拳在太谷的发展并不稳定,传承人老龄化,认真习武者青黄不接,太谷形意拳的保护与传承面临困境。太谷县教育局决定在全县中小学范围内推广形意拳

据胡家庄学校校长潘君林介绍,胡家庄学校于2007年9月正式把形意拳列入课程,每周有两节课用来学习形意拳。记者在胡家庄学校看到,经过一年多的练习,这个学校的学生已经能熟练地打出形意拳的基本套路

太谷县明星小学在今年10月也将形意拳编入一至三年级学生课程。明星小学校长李奋明说:“把形意拳列入课程,一方面可以使传统文化在孩子们中间流传开来,另一方面可以使学生强健身体、锻炼意志。”

不少学生表示十分喜欢这门课程,明星小学三年级的一位男生说,自己不仅在学校里练拳,在自家客厅里还常常从东打到西。“比常规的体育课有意思多了!”
http://www.qqgfw.com/News_1Info.aspx?News_1ID=6945

適当に検索してみると、すでに国家級の保存項目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でもある?

山西太谷第二届国际“形意拳”交流大会(图)
2010年09月25日 09:50

9月21日,在第二届“中远威”杯国际形意拳交流大会开幕式上,国内外参赛选手竞相展示各自的拳术。形意拳是我国传统四大名拳之首,太谷县为其发祥地。2007年,形意拳被确定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随后又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当地教育部门还将形意拳正式列入中小学课程。本届交流大会分为拳类、器械类和对练,有国内各省市的45支代表队共400余人参赛,此外还有来自美国、白俄罗斯、新加坡等国外代表队参赛。
http://www.sx.chinanews.com/news/2010/0925/25841.html

山西鏢行と形意拳という記事は面白い。この記事、作者の名前が出ていないけど、「先父布学寛」と書かれている部分がある。

山西镖行与形意拳
2011年05月26日 10:18 三晋热线-求知频道 【大 中 小】 编辑:花
  【摘要】 近年来,晋商研究是个热门,然而,对于与晋商密切相关的镖行研究却是个冷门。虽然镖行在整个社会历史上的位置微不足道,史料记载极少,但是在太谷县,谈晋商却不能不提镖行,而提起镖行,就离不开形意拳

  三晋热线-求知频道:近年来,晋商研究是个热门,然而,对于与晋商密切相关的镖行研究却是个冷门。虽然镖行在整个社会历史上的位置微不足道,史料记载极少,但是在太谷县,谈晋商却不能不提镖行,而提起镖行,就离不开形意拳。 
  
  镖行的起源,据说是诞生在独轮车上。清代,北方习武尚勇,会武功的人豪侠仗义,路遇歹徒抢劫客商财物,便挺身而出,扶弱制暴。开始只是一种义务,后逐渐发展为客商登门,请求陪同随行或干脆雇佣专门护送,安全到达目的地后,付给相当酬劳。慢慢地便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合同关系。一些会武功的人,便在交通枢纽之地等候客商雇佣,谈妥后,就推上小车(独轮车)昼夜兼程运送,生活很艰苦,这就是镖行的雏形。 
  
  随着越来越大的商品交易,不仅异地采购业务扩大,现银调动的额数与次数不断筯多,镖行的生意越来越不适应需求。于是,会武功的拳友或乡里乡亲,便三五成群地组织起来,自备车马,自立镖号,建房租屋,挂起镖局的牌子。其实,镖局就是镖行中的大企业,而镖户和个体镖师则是镖行中的中小企业和个体户。由这三种成分组成的具有商业合同关系的行业被称为镖行业。镖局作为镖行业的主体,走镖是其主要业务之一。丢镖后照价赔偿,就充分说明客商与镖局之间是一种对等的商业合同关系。镖局是独立的企业,承担较大的镖务,经营的业务范围,主要是走镖、护院、坐店、巡更、运送银两、随从保镖等。 
  
  太谷县究竟有没有镖局?据先父布学宽先生述,"太谷没有设过镖局。只有”番子门”傅老连在太谷东门外开设有”四胜店”,专门接待镖局人员,为镖局、保镖人员的东道主。"对先父的这种明确说法,我认为是可信的。因为先父生于清末(1876年),武术生涯80年,虽未给太谷富商大贾护过院,但却有过一段走镖的经历,应该说对这个行道是了解的。况且,太谷商家所赚银两,大多是雇佣外地镖局保镖,往回押送。因此,太谷地区未形成镖局也在情理之中。又经笔者多年调查了解,太谷县至今还没有发现自备车马、自立镖号、租房挂牌,由从业人员组成的专职镖局。太谷虽无镖局,但清末民初,属于镖行业的保镖与护院却十分兴盛。一些功深艺精的著名拳师,特别是形意拳师,纷纷被一些家业殷实的巨富所聘用。在"护院热"中,尤以形意拳师相当走红。太谷城内的孟家、武家,城外的北汪村曹家、上庄村王家等商家大院,护院拳师基本上都是练形意拳的师徒们。城乡大贾所聘拳师与家兵数量虽各不相同,但仅曹家兴盛时,就有家兵500多人。为什么在晋商的大院中有如此之多的形意拳高手?富商们为什么对它情有独钟?
 
  商人拜关公,重信誉,讲诚信,以义至利,而形意拳人拜岳飞,讲武紱,重义气,侠肝义胆,有着共同的儒家精神信仰。晋商看重的就是形意拳人具有义气品质的尚武精神。基于此,原本是民间一个不起眼的拳术,也就在深宅大院中,在晋商的镖路上,逐渐声名远扬,传播壮大。晋商的深宅大院为形意拳的形成发展,搭建了平台,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护院,顾名思义,是专门为地主老财或商号看守宅院,即保护私人宅院。镖师不管院外之事,只对主人负责。主要任务是,防偷盗、防"明火"、防绑票、防纵火。当然,具体到各家,也都有一套传统的护院规矩和办法。护院的行当,不是轻松的行当。弄不好也要动真的,流血的事也在所难免。拳师们为了保住饭碗,要凭一身真功夫吃饭。这样,镖师的拳技就必须精益求精,下大工夫。尤其注重技击、散打。平日里练功习武就是理所当然的事。终日练拳行功,不从事劳动生产以及其他杂事,一门心思研究、切磋一招制胜的打人技巧并进行实战练习。因为真正与贼匪交手,也就是三招两式。所以,平时镖师们最下工夫的,反而是几个简单的招式,即各人的"绝招"。当时作为一个镖师,或护院头目,如没有一点名气和与人格斗的真本领,一般是很难站稳脚的。 
  
  俗话说,"穷文富武"。富武,太谷县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和地理环境。太谷县闻名遐迩的富商巨贾,如城内的孟家、武家、孙家,城外的曹家、王家,对于在太谷县创立的崭新拳种--形意拳,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大院的主人与子孙们,不仅是商业巨子,而且是民间拳术的积极习练者与倡导者。他们不仅自己练功习武,而且对武术,特别是形意拳的形成与发展,无论在理论研究、实践操练,还是传播发展方面,都给予了有力的帮助与支持。在太谷的深宅大院中,形意拳师为其保镖护院的主要有以下几大户: 
  
  一是太谷城内大巷孟綍如(名树纶)家,聘用河北人形意拳宗师李洛能(也称老农)。 
  
  孟綍如不仅知书达理,而且从小喜武,练就一身好功夫。对所聘镖师李洛能尤为器重。民国十四年,所刻车毅斋碑文中,就有"老农为吾世丈孟綍如先生座上客"之谓。可见,老农在孟家护院地位之高。按当时情况,护院镖师或镖头,如不是镖局派的或雇的,定是主人请的个体镖师。作为个体镖师,无论胆识头脑,还是武艺功夫,都要高人一筹。和主人的关系,不是单纯的保镖护院与金钱关系,而是有一种特殊的情义与道义上的关系。作为镖师被尊为客人,尤显人品与武品之重要。


  李洛能在孟家护院期间,在拳术的改革与创新上,得到了主人孟綍如先生的特别相助。主客二人朝夕相处,精研拳理,对祁县戴氏心意拳作了较大改进。如从孟家银炉化银工人步势稳定、起落快捷的化银动作中,受到启发,把"弓箭步"改为"坐银剪步",后称形意半马步或三体步。把"蹲猴猴"桩功改为"三体式"桩功。这一改进可以说是形意拳史上的一大进步,既利于实战,又利于练功、健身。李洛能之所以能把所练之花拳与所学心意拳糅合在一起,根据实战需求,编创出了一个风格独特、开放、进步的新拳种--形意拳,孟綍如先生的功劳实在不可磨灭。同时,在孟綍如先生的推荐、协助下,李洛能在太谷广收门徒,因材施教,培养出众多驰名中外的形意拳高手。 
  
  二是太谷城内西南隅武家巷吉安堂武柏年(福蛮)家,聘用车派形意拳开山人车毅斋。 
  
  武柏年与孟綍如向为友好,来往关系甚密。车毅斋原本为武家车夫。因体格健壮,臂力过人,经孟綍如先生向其主人武柏年推荐,即拜李洛能为师,从学形意拳。武柏年原本也是喜武之人。从此,便为车毅斋练功习武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不数年,车毅斋深得奥义,技艺超群,《车君毅斋纪念之碑》碑文载,"毅斋得老农之术特精。"后为武家走镖护院声望日著,备受器重。主人武柏年不仅提供了练功场地、器械,而且习武之人拜师、聚会,武柏年都尽全力支持。从不吝惜财物。当时,武家佣工李复贞(人称长有师傅)也在主人的支持下,拜车毅斋为师,与师相伴练功数十年,成为名闻华北的形意拳技击名家,人称"常胜将军"。民间有"车二师傅的顾法,长有师傅的打法"之美誉。 
  
  三是太谷北汪村曹家聘用形意拳大师吕学隆(人称三光师傅)为护院头目。 
  
  三多堂是曹家的大本营。护院职责分东、南两院。护院头目始由吕学隆与袁老四负责,后由形意拳师张永义(布学宽弟子)和朱福贵(人称牛师傅)接替。在曹家护院的形意拳师主要还有孟立刚、武士杰、孙荣富等。据一些知情的老拳师介绍,护院拳师和家兵不仅要保护三多堂,而且要保护曹姓的全族人家,除有人常驻三多堂外,曹家全寿堂药铺和三多堂院相连相通,每日黄昏之后,三多堂的大门就关闭加锁,断绝行人,护院人坐在全寿堂柜上,为三多堂看门。夜静后,护院人手执马棒,在三多堂院内开始巡查。日日如此,从不间断。三多堂也曾遭响马贼寇的抢劫,但均被护院人打退,财产未受损失。这些护院拳师和家兵,除平时自己刻苦下功外,每逢三、六、九还要进城和县里的士兵一起操练。在拳师们技击实战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形意拳也有了更大的进步与发展,镖务的实际需要形成了形意拳朴实无华、实战性强的特点。 
  
  四是太谷上庄村世隆堂王希兰家,聘用形意拳大师王凤翙(人称中原师傅)。 
  
  王希兰家所聘护院拳师王凤翙为护院总头目,李复贞(长有师傅)为副手,护院人约二十多人,基本上都是中原师傅的徒弟,如张万春、吴宝玉、杜得胜、开元师、金豹师等。这些护院拳师单独住一个院,日日操练,行功弗辍。重点也是练习一些一招制胜的打斗技术。一般来讲,练功习武外人是见不到的,尤其长有师傅,单独住一个院,常是一人单练;高兴时,到护院人住的院里指导一下,露一两手,功夫惊人,一般拳师望尘莫及。 
  
  另外,在形意拳史上还有一段与晋商密切相关的典型事例,值得记录下来。那就是闻名全国的乔家大院在中堂的主人乔致庸。根据有关资料记载,乔致庸先生十分重视教育,尤其注重体育健身,爱好武术。在他主理家政之时,曾聘请太谷县形意拳名师车毅斋与李复贞师徒为乔家武术教师,专门教授其孙乔映霞和乔映庚形意拳术。在他的倡导与鼓励下,映霞、映庚尤为刻苦用功,颇得形意拳之精微。并成为功力深厚、颇有影响的形意拳家。据天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活动记录载:"乔映霞与张占魁等曾在国术班教谕过形意拳……"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晋商、镖行、形意拳三者有着紧密而不可分割的关系。形意拳在太谷县这块人文称盛的沃土上诞生,决不只是偶然出现的文化现象。它是晋商尚武的人文性格,太谷淳朴的尚武民风与武学奇才等的开放、创新思想的有机结合,是太谷地域文化、经济与武术三种元素的巧合机缘。
http://www.3jrx.com/staticFiles/216/2011-05-26/20110526102219_all.shtml

ついでに、山西省形意協会のHP

2011年10月2日追記
布秉全氏による、民国年間の太谷県の学校武術についての文章
ある個人のブログより転載。
もとの記事は『精武』2010年第8期らしい。

民国年间太谷县的学校武术概况
作者:布秉全

清末民初,外侮日盛,世界各国大力士及拳击家纷纷来华设擂挑战,口吐狂言,辱我中华民族。然而,一个个都被我武术家击败,狼狈而走。当时,国家认为,武术乃我国“国粹”,便大力提倡将武术改名为国术,并号召各地学校及军队筯设国术课,训练学生、士兵,以期强国强民。我县历来崇文尚武,久负盛名,颇具特色的形意拳更是首屈一指,享誉海内外。不仅在晋商辉煌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而且,在民国体育教育中,首开省内校园国术教学之先河,对形意拳的广泛传播,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县城各校普设国术课   
  在全国提倡“尚武”的形势下,习武之风甚浓的太谷县设立了体育会。从此,太谷县于民国七年(1918年)在城关各学校开设了国术课。太谷县的体育会,是在县教育会领导下,专门教练学生学习国术的常设机构。会址设在太谷城东南隅文昌庙内。聘请太谷县著名形意拳师布学宽担任体育会主任,主持体育会日常事务,专门传授各校学生形意拳术及其它拳术。
  当时,我县开设国术课的共有八所学校。布学宽老师按照课程安排,要轮流到各学校授课。布师按时授课,用心指导,从不懈怠。后来,随着教学任务的筯加,布师弟子杜级三、吕家麟也参加体育会工作,担任教练,协助其师完成国术授课任务。各学校在教学时间的安排上有所差别。除太谷文昌官小学约有一百四十人,安排有天天活动的时间外,每周教练两次的学校有太谷第一高小和太谷乙种商业学校,学生约为三百五十人。安禅寺小学、模范小学、借钱庙小学、纯阳宫小学、三合社小学等每周教练一次,学生约计四百人。授课的内容,开始以活动腰腿的基本功为主。因为学生正处于生长发育时期,所以,开始学习的拳术套路是十趟弹腿和长拳六腿架子。以锻炼学生舒展筋骨,提高学生的柔韧性、灵敏、速度、弹跳力等身体素质。当然,这些拳术套路也适合于表演。在基本功训练的基础上,才逐步转入练习形意拳中之站桩(三体式)和形意基本拳法五行拳等。一般来讲,各校学生大部分都能演练形意十二形中的某些形和四把、进退连环、杂式捶等套路。其它拳术如鸳鸯脚、八卦掌等在少数人中也稍有传授。各校武术队则筯加有内容丰富的徒手对练和各种器械单练和对练。技击散打在学校中并不普及推广。为了提高促进各校武术活动的开展,每月下旬的星期日,要把各学校学生集合在太谷城西园里,以表演的形式,互相观摩、比较学习成绩,评出优劣,对优等生给予表扬鼓励。其时,文昌宫小学、第一高小、乙种商业学校的学生均以其练法规矩,套路新颖,徒手对练,器械对练漂亮而颇受人们称赞。其中,文昌宫小学尤佳。每次表演活动,各学校参加人数总计八百多人,可谓学校武术盛极一时。这段时间各校加授国术课的时间约计八九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机构的更迭,后来学校武术活动也就逐步停止了。这一时期,对普及太谷县的武术活动,特别是形意拳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铭贤中学绩效尤佳  
1930年,铭贤学校(原美国欧柏林大学支校,现山西农业大学)校长孔祥熙聘请布学宽先生到该校担任国术教员。铭贤中学高中三个班,初中三个班,均开设了国术课。每周教练一次,其中优秀者三十余人,组成铭贤学校国术团,普及与提高并重,成绩显著。期间,不少学生向布师学艺颇有成效,如武朝相(获巴西国爵士爵位、中国文化研究院院长)、梁国栋(巴西)、李英昂(危地马拉)等均出自布师门下,铭贤中学由于有了国术教师,国术活动日渐活跃,进步很大。就连一些美国人,如英文教员史强等都曾拜布学宽先生为师学习过形意拳。据1984年12月8日《体育报》中的《形意拳在港、台和海外》一文报道:“在南美巴西有布学宽弟子武朝相传授形意。在中美洲危地马拉传艺的有布学宽弟子著名武术史研究家李英昂先生。”当时,美国体育考察团曾专门来太谷铭贤中学考察体育与中国武术,对形意拳神奇的技击奥妙赞叹不已。对布学宽先生的精湛技艺十分敬佩。可以说,布学宽先生是山西第一位把形意拳传播到国外的形意拳家。
  据山西农业大学出版的《百年回眸》乔居顺先生著文“铭贤中学的辉煌时代(1934〜1937年)”记载,体育除球类和体操外,学校还请了太谷县著名的武术家布学宽先生来校教国术课。布学宽老师到校后,还带来他的各种兵器,如刀、剑、枪、棍,还有二截棍、三截棍、孙膑拐、护手钩等,使同学们大开眼界。从前在武侠小说中提到的兵器,居然能亲手摸到,甚至舞玩两下,甚感新奇。
  当年布老师已58岁,精神饱满,腰背直挺,目光炯炯,腿脚灵活,几十斤重的大石锁前后玩得像玩木头哑铃一样,轻松自如,扔起来再用手肘轻轻托住,毫不费力,之后面不改色、气不涌出。同学们亲眼看到了练武术的好处,对布老师非常钦佩与尊敬。也愿听他讲述亲身经历的闯荡江湖之惊险故事。下午国术课,自由报名参加,先练基本功揉腿,后练拳脚。有基础的可练兵刃,有的使双刀,有的扎花枪,有的舞剑,有的使护手钩,真像个武术馆。
  布学宽先生教拳特别注重育紱。据原山西农大副校长吕效吾和原山西职工医学院副院长孙东元回忆说:“布老师教拳,从未见有训斥打骂,总是面带慈祥,循循善诱,由浅入深,从容教化,促其精进。他把爱国爱乡,仁义自强,谦恭礼让等作为培养教育学生思想品紱的重点。在他周围的学生中,从未见有打架吵嘴的现象,都是礼貌待人。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期间,铭贤学校不少学生和青年教师都曾受到布老师民族气节和爱国思想的影响,如胡殿基(胡光)、吕东滨等都是紧随布师练武,一身正气,走上抗日道路的。”
  
  国术大会盛况空前   
  1934年6月,由太谷县教育会主办,举行了空前规模的全县国术表演大会。布学宽先生担任大会总指挥。这次表演大会,在太谷县城内南街广场举行。会场高搭彩棚,台的两侧摆有各种兵器,并陈列着关东李草芳专制的兵器刀和矛。工艺精良,灿灿夺目,寒光逼人。同时,还挂有55斤的大铁球一个,30斤重的铁鞭一个。参加正式表演的运动员约计一百多人。表演开始前,运动员整队入场,并在县城内环行一周,然后才开始表演,这次表演各校学生代表和各乡练拳的人都要下场。表演内容大都是形意拳。主要是形意拳的徒手单练和对打以及各种器械的单练和对练。会上,85岁的老拳师杨应怀做了精彩表演,他功力深厚,精神饱满,动作熟练,博得了观众的喝彩。大会结束的时候,一些形意名手也做了精彩的表演。这次武术表演大会,充分显示了太谷县尚武的民风以及学校武术的盛况。在太谷县武术史上留下了极其重要的一页。
  1937年11月,太谷沦陷。铭贤学校迁址四川,学校国术课也遂告停止。但在布师担任该校校产保护委员会委员,负责学校治安的时期,其弟子张永义、孙紱宜、阎芝兰、车踩藻及徒侄吴连富等均在学校一方面护院,一方面研习武术,形意拳的活动仍未中断。一直到1948年,从事国术教学的布学宽先生因年事已高,即离校回家,学校武术才告终止。
  民国年问,太谷县学校武术的广泛开展,充分体现了武术教育的价值功能,对提高学生健康水平,提高学生身体素质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为全县普及、发展形意拳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我们重温这段历史,意在保留一些太谷尚武民风的历史信息,并从中受到一点启发。作为一段历史,我们应该研究、借鉴、发展。期望引起县委、县政府领导和各有关部门及全社会对我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的关注、支持和保护。如果我县能把武术、形意拳列入学校体育课,让我们太谷的孩子们,人人都会三拳两脚。我认为,只要抓好学校武术,形意拳的普及传播就有了扎实的基础。应该说,这是保护我县形意拳的一项重要措施之一。太谷形意拳作为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有一定的优势,前景看好,但劣势也很明显,由于对其文化学术价值的研究还明显滞后,传统的好东西正面临失传的危险。我们应保持清醒的头脑,珍惜它、爱护它、传承它。
过去的辉煌只能说明过去,并不代表未来。承传与发展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让我们上下一心,团结一致,从娃娃抓起,从现在做起,共同携手,再创太谷形意拳的辉煌。